修炼法轮大法 我有了快乐的人生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二日】自一九九七年以来,我每天过的都快乐。我快乐,因为我得到了高德大法——法轮佛法。

丈夫“宁要坐牢的儿子 也不要女儿”

修炼前,我气恨心很重,平常话语不多、不善于语言表达,心里有什么都不表现出来,但内心却翻个不停,心中不快乐。

我六岁的时候,因家庭成份不好,全家下放到农村。我父母有八个子女,三男五女,我在中间,父母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全家很和睦。

下放农村,我家没有房子住,也盖不起房子,生产队就安排我们住仓库、废弃的榨油房、废弃的猪栏屋。我们的住所很偏僻,到了晚上听父亲说书讲故事就成了我们这群儿童的唯一的也是特有的乐趣。听过唐僧取经,封神演义、哪吒闹海,岳飞精忠报国,杨家将等等;母亲就讲她祖辈们传下来的修行、修善的故事。在那种环境下生活了十年,虽然经常过着没有油、没米、没有菜吃的日子,但听着父母的故事,觉的很快乐。

成家了,生了一个女孩,不快乐的日子开始了。在女儿出生的那个晚上,丈夫就对同室的待产的妈妈说:“宁要坐牢的儿子,也不要女儿。”待产妈妈告诉我这些话,并嘱咐我不要动气。我嘴里说不生气,但这个“梗”却埋在心里了。

从医院回家后,丈夫用行动证明了他说过的话:孩子脐带要换纱布,要他抱去医院他不去;孩子出现黄疸症状,要他抱医院去也不去。我对丈夫有怨气,却又说不出口,憋得心里闷闷的。女儿出生十多天后,爷爷奶奶过来看孩子,拿了很多吃的。几天后,爷爷坐在沙发上说,要是个男孩就好了,轻声说了两遍。我在卧室听得很真切,当时想:你再说一遍我就甩脸色给你看。爷爷终是没说第三遍。

后来我躺在床上想:老人家有这样的想法很正常。谁不想第一个是孙子呢?这是中国人特有传统。古语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现在政策也只准生一个,他老俩口没有寄托的希望了,我很谅解他们的心情。

但我对丈夫的那句话却耿耿于怀,心里想:你家老人这样,我理解。你身为长子想要个儿子这心,我也理解;但孩子生出了,你是父亲啊,你得笑纳呀,心中怨个不停,对丈夫也就没有好脸色。那时他上班很紧张,工作多,压力大,时间紧,很辛苦,回家还要照顾我和孩子,非常疲劳。

因生了女孩而产生的烦恼,又不便吵闹,家里一直弥漫着紧张的气氛,我在心里一直在想怎么跟他争、跟他斗。就这样,日子一长,身心俱疲,我身体就开始出现了问题。

一天早上醒来,突然起不来床,并且十个手指的关节都用不上劲了,侧身,翻身都动不了,只能靠丈夫拉扯我起来,而且还得了外痔、内痔、混合痔还带肛裂。更糟糕的是眼睛疼痛难忍,火辣辣的,眼球硬梆梆的要突出来,眼睛干涩,畏光,流泪,视力急剧下降到了0.6,畏光到晚上关灯用被子蒙住眼睛还流泪。跑各大医院找专家教授就诊,大夫看不出毛病,到处求医问药,都是一样的结果,查不出病因。说我眼睛没有病。我既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我眼睛没毛病,不用担心会失明,难过的是眼睛的这些症状,使我每天都备受煎熬,但医院却查不出原因。站在医院门口,我茫然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令我更加心痛的是丈夫对女儿的教育。有时孩子放松坐着,他会提高嗓门指着孩子尖叫着说:“你是女孩,不能这样坐。”声音大得经常把我和孩子吓一跳。女儿小时候,丈夫不准我给她扎辫子、穿裙子等。导致女儿面对丈夫很紧张,没有安全感。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心中的霜变成了雪,结成了冰。我心中只有一个愿望:离婚。每次看着敏感、乖巧的女儿,我又犹豫了。离婚了如何去面对同事、朋友和亲人。带着女儿再婚,娘俩的处境会很尴尬,这样熬着日子,至少还能够安稳的生活。

每次碰到与丈夫的矛盾,我都在心里想入非非。就这样,浸泡在多重折磨中的我,一不顺心我心里就想离婚,跟这个人过不下去了。不过我俩都不轻易出口。有一次,我们都说出口了,他说:“离婚,我要孩子。”我说:“这孩子是我生的,你凭什么要?”他说:“好吧,那就给你吧。”

现在细细想来,他其实很善良,就是做事固执偏激了点。那时,我本人也是深受党文化的影响,心里跟他争、跟他斗。我就想把他重男轻女的思想扳转过来,那哪能扳的过来呢?

一九九七年的春天,我身体突然又出现新的症状: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早晨起来觉的牙龈上有异物,用手一扯,黑色的血块。我感到身心疲惫,整天头昏、四肢无力、记忆快速下降。一到医院检查,血小板只有三万多一点。医生说赶快住院,住了半个月,没丝毫好转,就要求出院,医生不同意,说我回去有危险。我看丈夫要考试了,就自己回去了。

修大法 从此快乐伴随着我

一个朋友陪我散步,走到了炼法轮功的炼功点附近等另外一个朋友。朋友说:“我在这里等她,你去看看那些炼功的。”于是我走到炼功点门口一看,很多人。有一个阿姨就轻声问我:“你做什么?”我说:“我想進来看看。”她说:“那你就進来吧!”我轻轻走到了她跟前。她说:“你就睁着眼睛照着做吧。”他们正在炼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我就照着他们的样子,把两手举到了眉前,顿时就觉的胸前有很多气流在打通。有的一下就打通了,有的打了一节没打通,有的象一块板,但暖呼呼的,很舒服。我一直跟着炼到第五套功――神通加持法。阿姨让我第二天去她家看师父讲法录像。

第二天我找到了那位阿姨家。从法轮功师父讲法录像第一讲开始看。看录像的第七天早上,我要把中午要吃的鱼煎好。烧油的时候油烧的已经冒烟了。我一急,把鱼块使劲往锅里一扔,油从锅内溅出来,溅在了我光脚的脚背上。当时感觉火辣辣的,起了一个大泡。我想起前一天看师父讲法录像中师父说的武汉的小伙子受到美女引诱时在心里说:我是炼功人……我就也这样想:“我是炼功人。”火辣辣的感觉一下子就没有了,泡也缩小了,我就没管它了。去阿姨家,告诉阿姨这件事,她笑着说:“正常,都是好事儿。”再把脚背给她看,只见一块红皱皱的皮。

在阿姨家每天看一讲师尊的讲法录像,阿姨再教我炼功动作。一天阿姨教第四套功法,我右手不小心碰到了衣服,我看见了蓝白色的光。师父把我的天目打开了。

师尊的九天讲法录像看完后,我就到炼功点学法炼功了。就这样,我得法了。当时并没悟到我是踏上了走向神的路了,只晓得炼功祛病健身和做好人的道理。可不知咋的,心情变的特别愉悦、非常快乐!

每天下班后,吃过晚饭就急急忙忙的去炼功点学法炼功,有时晚了,丈夫就说:“你快去吧,我来洗碗。”一听丈夫说这话,我心里那个高兴真是难以形容!

到了炼功点,每天有很多人,年龄、文化程度、生活背景都不一样,就文化程度来说,有大学的,中小学的,还有一字不识的;从年龄来说,有六、七岁的小孩,有抱着宝宝来学法点的年轻女士;有七十多岁的老奶奶,五、六十岁的比较多;从职务来说,有当干部的,有当工人的,有学生,有教师,更有不工作的家庭主妇,等等。人们背景不同,但却齐聚一堂,学法炼功,气氛溶洽。有时来的人太多坐不下,阿姨们就去找单位又要了旁边的一间小房子。常年的药罐子,在朝夕的炼功中身体健康了,为单位节省了很多医药费,单位自然支持。

记的当我第一次请到《转法轮》,看到师尊的照片时,师尊对我笑眯眯的,我高兴极了。读到第二页时师尊说:“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1]我就想,修炼太容易了,不就是不要执著心吗?不要就是了。这个念头一出,就感觉身体不存在了,太舒服了,太轻松了。

我对师尊的感激之情难以形容,我对师尊说:师尊,是您把我从苦海中救起,是您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是您教我怎么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和怎么做好人,更好的人。

修大法,知道了为啥活着,从此快乐伴随着我。

修大法,我变的豁达

有一天,炼功点的阿姨问我,明天有空吗?我说正好有空。阿姨就让我过来和她一起搞卫生。下午我来时,她早就开始擦玻璃了。我们这个炼功点的玻璃窗户又大又多,都是五、六十岁的阿姨们每周搞一次卫生,玻璃擦的明亮亮的,地板也擦的蹭亮蹭亮。每晚我们去学法时,一大桶凉开水早就准备好了。那时人多要喝很多水。要不是阿姨这次叫我,我是想不到这些细节小事的,阿姨们从未出来表过功。我看着阿姨搞卫生时没有杂念,一丝不苟的做着,好象是份内之事,很开心的样子。这次阿姨叫上我一起搞卫生,我也感觉是份内之事,心里喜滋滋的。

修大法,我的心情舒畅,家庭气氛也好了,眼睛既不痛也不畏光了,其它病也都好了,无病一身轻,走路脚下生风,上班有使不完的劲,太舒畅了!

有一天听师父讲法中说:“人争一口气,那是常人的话。为这口气活着,大家想一想,活的累不累?苦不苦?值不值得?”[1]就象师尊在问我。我说:“苦,没修炼之前太苦了。现在一点都不苦了。很快乐,很幸福!”

随着学法的深入,知道从前丈夫对我不好都是业力轮报。是的,欠债要还,前辈子的业债要还。想到这儿,心里豁达了,心中的冰开始融化,心中的恨与怨开始淡化,心灵在法中慢慢的净化。是师尊把我从争、斗的苦海中救了出来,让我获得了新生。

在工作中遇到了委屈,也知道用师父的法来对照了。一天,单位领导对我说:“现在柜台上缺人,你去干三个月,现在就去。”我说:“好。”就去了商场的五金柜台。有同事问我:“你怎么到柜台来了?”我面子放不下,心中想着:别的职工调换工作,领导一次、两次的找去谈心,到我这儿就只是来通知一声,而且马上就得到柜台。从办公室下到柜台,一般是工作上有明显失误的。我干的好好的,兢兢业业,这么突然连思考的余地都没有?我心里有点不平衡。

师父讲过这样一段法:“某市一个辅导站站长到一个工厂去看炼法轮大法的学员炼的怎么样,那个厂的厂长亲自接见他们:这些职工学了你们法轮大法之后,早来晚走,兢兢业业的干活,领导分派什么活儿从来不挑,在利益上也不去争了。”[1]看到这段法,知道这是师尊告诉我怎样处理今天这个事。心里知道怎么做了。我是炼功人,要按师父说的做,这样一想心里的不平就消失了,也不觉的难为情了。

过了三个月领导又告诉我回到办公室。在那一年中,领导如此安排我三次,我都说好,干的很有劲,心情也十分愉快,因为我有师尊的法理指导我做人,做好人,不管别人怎么看我,我都不往心里去。

其实在办公室做办事员也很辛苦,早晨提前去,烧开水,搞卫生。烧的水要从二楼提到四楼,几趟的来回跑,全身湿透了,整个上午背上都是湿的。有时领导说:“昨天的开水还有,不用换了。”我说:“开水瓶的水隔夜了不能喝,对身体不好。再说,业务人员来了,茶叶泡不开,影响单位形象,也影响心情。”这是按师尊教我的为他人着想的结果。

那时上班很忙,还经常给大家分物资。除了三百多位职工,还有退休的,要一个一个打电话。有一次分苹果,三百多箱堆在仓库院子里,我边分边打电话,很快一个退了休的老职工来了,一箱一箱的挑着,我说:“您不用挑,都是刚来的,谁也看不到里面。”他火气很大:“你们都把好的放到一边留给自己,坏的就给我们。”这时守仓库的大姐说:“这个妹子从不这样,每次分东西都是拿最后一份,把最不好的拿走。她是炼法轮功的,我们都不如她。”那个老职工听了才搬一箱走了。

我们每个月都分鸡蛋,三百多份鸡蛋,有时路上遇到急刹车,鸡蛋破损的就多。有一次,破损特别多,有十几份,我就自作主张分给了领导并说明原因。还有很多破蛋,喊来最困难的员工,送了一脸盆打好的鸡蛋给他。有人建议:卖给餐馆,还有一点外快。我说:“我不能这样做。我师尊告诉我,炼功人不能占便宜,送给最需要的人不是个好事吗?”

有一次,同一办公室的小妹说她五百元钱不见了,问是不是我拿了,我说没有。中午在家做饭,想起这事越想越觉的委屈。下午坐班车上班,想跟旁边一小男孩诉说这个冤屈。话刚到嘴边,突然悟到:我受了这一点委屈就受不了了,还想跟一个孩子说说,我师父和大法受了那么大的冤枉,同修还在被迫害,我不去说一句心里话,不说一句公道话,连周围的人也不讲真相,我还是个修炼人吗?想到这里,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了,在心里谢谢这位让我过心性关的同事小妹。

下午,小妹找来了那位领导,又问这钱是不是我拿了?领导说:“这五百元是我早晨还她的。”我说:“你还钱我也看到了,但我不会拿她钱的,你知道我是修法轮大法的,修真、善、忍的,怎么会拿她的钱呢?”当时我心里平静,真的很坦然。

晚上,小妹打电话告诉我钱找到了。原来她怕钱和公款混合,放到钱包的夹层里了,她要和丈夫一起来道歉赔不是。我告诉她不要来,“误会解除就好了,我们还是好同事。这段时间你也很累很辛苦,早点休息吧。”

回想刚开始得法时,天天听师尊讲法,处处都能用法来对照自己,在生活中、在工作中,都能按照大法要求来约束自己。现在有那时的劲头就好了,正如师尊讲的:“修炼如初,必成!”[2]我要找回修炼如初的劲头,会的,我为自己加油!

修大法 我变的无私

二零零九年四月,我在送真相资料的过程中被公安人员非法抓捕。他们用尽各种手段:恐吓、诱骗、辱骂、车轮战等手段逼迫我说出资料来源。我守住一念:“怕什么,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3],我就是死,也不会说什么的。怎么问我就是不说话,心里发着正念。那时善心没修出来,在心里跟他们斗。不知道讲真相,以善化解救度公安人员,这是我修得有漏的地方。

他们用亲情来诱惑我开口,找了我的几个兄弟姊妹,乘他们不备,我一个兄弟看着我说:“头-掉-了,”我马上接着说:“身子……”他向我示意:我们都懂了。这次给了我更大的勇气和鼓舞,我的心更加坚定。要将我关進看守所前,他们还找来了我的三个要好的同事,要我说出来资料来源,我摇头。把我拖走的时候,三位同事都不约而同的哭出声来,其中一个一把抱着我大哭。

在黑窝,公安时不时的非法提审,牢头时不时的骂我、整我。

在那被非法关押的日子里,我坚信师尊讲的:“朝闻道,夕可死。”[4]我想,我都得了大法了,死有什么可怕?对死没有丝毫畏惧。一天傍晚,牢头说她今天要回家去了。我就简单的跟女儿写了几句善行的话:做人不要怕吃亏,吃亏是福,不要浪费食物,吃的东西是上天赐予的,并要谨记:不以恶小而为之,不以善小而不为等作为给她的祝愿吧。写好了交给了号头。过了一会儿,喊我收拾东西——回家。现在想来,得大法了,坦然面对生死,是一种快乐!

原来是在看守所,我天天便血,手指麻木,一个月瘦了十几斤,他们担心送到劳教所可能不收,于是他们就搞了一个所谓“取保候审”,让我在家休养。

二十几天后,他们就把我关進了劳教所。劳教所更加黑暗,气氛更阴森:吸毒犯做包夹,上厕所、洗漱都是一个一个的去,所有行动都由包夹看着,隔一段时间换一个或几个包夹。我知道她们是来听真相的,我们言行体现出的真诚、善良、宽容忍让,也使她们有的人跟你掏心掏肺。有一次我说:“接触了你们,发现你们也是有心有肝的人,你们出去以后,不要再吸毒了,那对你的身体、对你的亲人都好。”很多人都跟我说她自己心中后悔的事。

有一个人说:“那是在一个晚上,我和男朋友跳舞出来,在路上碰到了一个男人,我们就下手抢他的钱,几十块钱,那人歇斯底里的叫喊声,吓的我们拔腿就跑,后来反应过来:原来是一个哑巴。”我说:“你们把钱给他了吗?”她说:“那时只认钱。”哑巴的那可怕的声音,一直刺痛她的良知,她真后悔,不吸毒多好,不吸毒就不会有这事。她说:“我不该做这种事啊!”

黑窝里关着其他同修。在那里快乐的时候是:只要有机会,同修就会互相鼓励,互相背法,特别是背师尊的《洪吟》。《洪吟》、《洪吟二》我就是在那里背熟的,每天都背一遍或几遍。有一天,我想师尊的诗:“冲出三界外 空无显大宇”[5],就这样一想,再背《洪吟》里面的诗句,每一个字,有天那么大,你想让他扩大还可以无限大。天天背着师尊的《洪吟》,心既踏实又快乐!

师尊说:“一人学法全家受益”[6]。我女儿大学还没毕业,就考取了一个稳定的工作,又找到了一个称心如意的男朋友,再过几个月就结婚了;丈夫身体一直健康,业务也很好,工作顺心。

我父亲八十岁以后,腿就不能走路了,靠坐轮椅生活,我就买了影碟机,拿了很多真相和“天音净乐”碟子给他看。有一天,他边看碟片边对我说:“啊!天门已开!”我心中知道,父亲已经明白了真相。父亲皮肤很好,没有斑点,只有头上两鬓头发里面有两个象黄豆一样的老年斑。父亲八十五岁寿终时,我们看到斑点消退了,整个脸上的皮肤象刚煮出来的鸡蛋剥了壳一样的干净而有光泽。

如果不是师尊的救度,在常人中我不知是沉迷在网络、电视上还是小说中,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我真不知道内心世界会是什么样子?正如师尊所说:“常人难知修炼苦 争争斗斗当作福”[7],可能那也就是我的写照吧。

修炼二十年,当我把自己一个心、一个心去掉的时候,那就是一种快乐!当和人发生矛盾时,守住心性,那就是一种快乐!当在利益面前明明吃亏,心里很坦然说:“谢谢!”那就是一种快乐!当在一件难事面前,站在法上,瞬间就不难了的时候,感到法的伟大,那就是一种快乐!当我把存在心里几年都过不去的坎,学法突然明白过去了的时候,那就是一种快乐!当我讲真相给人讲明白了的时候,那就是一种快乐……

这一切都是师尊给予的!是师尊借那位阿姨的口说:“你進来吧!”我進来了,我得大法了,我修炼了,我是快乐的!我向全世界大喊:“我得了法轮大法了,所以我快乐!”

这就是我修炼的路,这就是我人成神的路!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尊!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曝光〉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一切〉
[6]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7]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迷中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

  as